酸柿_Parfen

理智的疯子。
bg厨,bl只吃黑塔。
在多个冷坑之中反复横跳,写文全为娱乐。

喵喵喵??

我好喜欢萨沙!她和天马都是天使!!!不管经历什么,不管处于何地,都有战斗的勇气和看清局势的智慧!!!萨沙对阿斯说的话和天马最后看到父亲睡在母亲怀里这两幕看得我眼睛进沙子……

我原以为。亚文化圈子里的人,至少动漫、小说、电影这些圈子里的人,都应该是真诚地爱着幻想的世界,真诚地对待自己喜欢的人物的。
可是现在我觉得我错了。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学会尊重。
正好高三了,我以后还是少关注所谓“圈子”吧。
偶尔写写文自己乐呵乐呵就好了。

这是我最近的有感而发
如果引起关注我的小天使的不开心,非常对不起。

【我英】幻想种大作战(2)

*妄想注意
*欢迎提供梗
*仅个人观点
*全员向
以上。



-爆豪胜己『狮鹫』
鹰头兽身有翼的生物。
据说是最强大的猎食者之一,在万米高空也能锁定猎物,并用有力的利爪给其致命一击。
相当好战的生物,在高山草原一带非常有名,脾气暴躁易怒,叫声洪亮又略带沙哑。
曾有人试图将其驯服,但最终都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
据说狮鹫种对同族非常爱护,但是这一只在现有记载当中大部分时候是独身。
不知道为什么和一同长大的绿谷十分不对头的样子。
据说学生时代曾是幻境学校的NO.1(尤其是合法斗殴方面)



-绿谷出久『矮精灵』
具体种族成谜,母亲是半精灵,父亲从未露面。
因为穿着朴素的衣裳又乐于助人,曾被误认为是『棕仙』种的生物。
是幻境谜之生物“all might”的亲传弟子,但也因为强大的能力受到了许多伤害。
十分努力且对生活充满希望,从学生时代就很受众人喜爱,身边的大部分人都受过他的帮助。
从小认识爆豪,不过总是被其欺负。
因为在科学方面的兴趣和发目明有一些共同话题。



-发目明『矮人』
女矮人,有着独特的粉色卷发。
幻境最出色的发明家之一,哪怕在善于制造的矮人族中也算是明星。
据说是北欧神话中给洛基打造武器的矮人族的直系后裔。
喜爱机械,能制造出和一些强大幻想种能力媲美的辅助机械,因此深受人类猎人的青睐。把自己的发明称为“宝贝”的她会把武器卖给所有懂得欣赏的人,尽管为此招来了很多麻烦。
读中学时曾和绿谷做过队友,认为他是自己在发明方面的知音。


据我同桌说当你喜欢一个人超过四十天那就是爱了。妈耶,那我对纸片人是真爱啊!
据我同桌说当你觉得一个人不是帅而是可爱时,那你是非常喜欢他了。妈耶,那我真的有那么喜欢纸片人啊!!!
生活虚幻,少女前进吧。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现实中哪有那么可爱的人,有也不会看上我的。

【我英】幻想种大作战(1)

*妄想注意
*欢迎提供梗
*仅个人观点
*全员向
以上。


+黑雾『睡魔』
传说中能给孩子提供美妙梦境的神灵。
彬彬有礼,穿黑马甲黑皮鞋,提着黑手提箱。
对小孩子很有耐心,但过于恶劣的人会收到他绵里藏针式的报复,比如在梦里加个黑洞什么的。
大部分时间通过黑雾移动,有时会翻窗子。
经常收到“摸摸头上的黑雾”之类的要求,对比十分苦恼。
晚上会用眼睛照明。

+心操人使『柴郡猫』
咧着嘴笑的紫色大猫。
通常以漂浮的姿态出现。
会突然现身于人的背后之类的各种地方。
疑似能操控人心,没有经验的探险者会不经意间中招。
坊间有“不能与之对话”的传闻。
其实本性不坏,对于闯入幻境的人来说不失为一个优秀的指路人。
似乎很擅长打理毛发,一身蓬松的紫毛在猫界相当出名。

+荼毘『喷火黑龙』
能从嘴里喷出温度极高的蓝色火焰的双翼飞龙。
身上像凝固的熔岩一样疙疙瘩瘩,眼睑、脖颈、两爪处皮肤皲裂,但本龙不以为意。
离群索居,但出乎意料的是领导型人物,在暗黑系生物中有一定人气。
私生活不修边幅,居所年久失修,经常盘旋在火山岛上。
对人类的“供奉”嗤之以鼻,有一次心血来潮毁掉了两个村庄后,成为龙猎人榜单上的高危对象之一。

——TBC

【我英乙女】无声告白

*荼毘乙女
*玻璃渣注意
*为方便使用了第一人称
*题文不符,ooc严重预警
*女主戏份过多注意
*再次深夜爆肝
以上。







-回想起来,我和荼毘的小小的缘分,好像始终浸润在一片沉默之中。

-再次见到他是在紧急插播的新闻里,雄英高中的林间合宿遭到敌联盟的袭击,一名学生和一名职业英雄被绑走,多名学生和职业英雄受伤,云云。配合着主持人饱含震惊的声音,敌联盟成员的头像滚动出现在直播间的大屏幕上,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即使以前他的脸上并没有那样的烧伤,即使以前他的形象看起来也没有这样糟糕。我攥着手里的易拉罐,震惊地盯着办公室里的公用电视机,听见同事的惊呼声:“雄英高中!连雄英高中也出这种事吗?真的是哪里都不安全啊!对吧?”我心不在焉地点头,心里想的却是,电视里的那个,他叫什么来着?
-我和敌联盟的荼毘是高中同学。我通过第二次的新闻确认了这个事实。“荼毘”。我在心里咀嚼着这个名字,确定它不存在于高中毕业的合影留念背面。我对着高中班级群空白的对话框,犹豫着键入“你们看今天的新闻了吗?”这样的消息,点击发送,很快有很多熟悉的名字在里面活跃起来,对欧尔迈特的最后一战表示极大的震惊。我相信那一天有无数群聊里都是这样充斥着热烈而不安的气氛,可是我终于把接下来的那一句“你们还有高中的毕业照吗?”从键入框里删去。我们的高中同学荼毘,他出现在今天的新闻里,可是我已经不记得这个笑容轻蔑的青年的真实姓名。
我关掉了手机,将自己放倒在沙发上,盯着因为雨水而冒出水渍的天花板。在这个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个性”的世界里,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荼毘,姑且这么称呼他吧,是我就读的那个还算不错的高中的普通科中为数不多的拥有个性的人,甚至因为个性太过强大被老师下了禁止在校园里使用的命令。
我曾顶着他前桌的身份问他:“为什么不用那样强大的个性去成为英雄呢?”
他当时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似乎在思考一个合理的回答。直到我开始为这无声感到尴尬时,他才抬眸看我,淡淡地说:“没有兴趣。”
现在看来,何止是没有兴趣,他是对完全相反的方向有兴趣啊。
-我记得高中要好的姐妹曾对我表达困惑:“我说你啊,连他那种人也能说上话,也真是了不起啊!”
我当时挠挠头发:“他很难接近吗?”
得到了一个“噫”的神情。
于是在下午的闹哄哄的自习时间,我借着小组讨论的由头,和荼毘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听说商业街开了一家卖炸物的店,人气产品却是一款特别的奶茶,很奇怪吧?”
“班主任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是太man了找不到男朋友吧……”
“我姐姐昨天给我做了冰品,超好吃的,麦片奶味冰糕还有冰皮奶油花生碎!你想吃吗?我明天带一份给你?”
无聊地敲着笔盖的少年终于开口:“太甜,我不喜欢。”顿了一顿,似乎是看出我失望的表情,他把身子微微凑近了些,蓝中带绿的眼睛倒映出我的脸:“我不喜欢花生,但麦片还可以。”仍是简明扼要的话语,我不知怎的却从他的神情中读出了类似“居然还像小孩子一样吃奶味的甜食”这样的话语,嘴快地接上:“巧克力脆皮奶味雪糕很好吃的。”听到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回答,他愣了一下,随即展开了一个有些嘲讽的笑容:“你这傻子。”我在心里为这标准结局翻了个白眼,但最终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地原谅了他浑身是刺儿的对话方式。
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那凑近才能看清楚的漂亮蓝绿色眼睛和第二天还是把我的甜食吃掉了的口嫌体正直。
-关于甜食的对话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交谈,毕竟已经是高三即将升学的关键时刻,或许不是,我其实已经记得不太清楚。另外,我也许是为数不多看到荼毘的火焰但不是作为目标的人。
天色已晚,蓝色的火焰显得尤其诡谲可怖。我呆呆地看着火焰中心那个只穿着学校制服里衣的少年——喷涌的火焰穿过狭小的巷子,引起受击者的尖叫。我依稀认出那是隔壁初中经常以欺负幼童为乐的几个混混。
哀嚎声渐渐模糊下去,而我的尖叫卡在喉咙里进退两难,黑发少年回头的一瞬间,我猝不及防和他眼睛里的阴鸷撞了个满怀。
半晌,巷子那头传来救火的呼喊声,他低下头,捡起外套,把书包往肩上一挂,擦肩而去,带着使用个性造成的灼热体温。
第二天在教室见面时,我们很有默契地保持了缄默。
“我没有看见。”这是我对警察询问的最终回答。
我知道不该放任荼毘这样做,哪怕对方是十恶不赦的人。可是,那天晚上,我看到他被火焰映得苍蓝的眼睛。想到那双眼睛,我感到口干舌燥,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低下头去无声沉默。
-“我没有看见。”我此刻在心里默念。
离我半条街远的地方,燃着微弱的苍蓝火焰。今天公司加班,回来时公寓附近的街道早已空无一人。
可是……我看着那一小团火焰在春夏之交的风中摇摆不定,不受主人控制似的随着地上那人的呼吸忽大忽小。
对英雄没有兴趣。不吃花生碎。校服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不扣。腕骨形状优美,会不经意间从袖口露出来。笔直的腿。轻蔑的笑。柔和日光下的脸。
记忆喷涌而出,渐成燎原之势。
我迈开脚步。
我抓这手提包,在躺在墙根的那人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被火焰映得苍蓝的眼睛。好热。明明是冰冷的颜色,却有着灼人的温度。
“……什么嘛。”他的声音喑哑,“是你啊,傻子。”
火焰几经挣扎,最终熄灭下去。我蹲下身,感到我们在注视着彼此。
我用目光划过他粗砺打皱的皮肤和干裂的嘴唇,我知道他也同样在看我。我知道我们之间经常是寂静无声,因为语言在不能理解的立场之间显得苍白无力。
可是眼泪却从我的眼眶里滚落出来,击起我小声的呜咽。
从泪眼的间隙,我看见他笑了。
“再见。”我听见他无声地道别。
我的眼泪滚落在余烬中的声音在沉寂的街道里显得过分突兀。
-我的高中同学,现在是敌人荼毘,是个十足的混蛋。他选择作为敌人像灰烬一般消散,我选择尊重他的结局。
-我们无声告白。

禁网,更文或者回复的话都会在周末。
虽然可能并不会有人看到我还是提前说一句吧。
以上。见谅。

【我英乙女】惊叹于星星之光


*心操人使乙女
*ooc预警
*深夜瞎写
以上。





又来了,那个姿势。手伸到脖子后面扶着,胳膊肘向外撇开,如果是站着的话,就可以看见随着他偏头而收紧的肌肉和笔直的在皮肤下若隐若现的动脉。他在看窗外,初夏早晨的阳光穿过树影,包裹着他的上半身,将原本冰冷的紫色也揉进暖色的元素。十六七岁的少年,最近勤于锻炼的身体呈现出的紧绷的曲线,像是被神明所祝福过一样美好,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味。
这种想法简直是犯罪,捏紧了笔尖,身边人的小声交谈一字不落地落进你的耳朵里。
“心操同学一定会成为最棒的英雄!”
是的,是的。全班人都坚信不疑。感谢那该死的入学考试,不然身为普通班的学生,怎么有机会见到这么优秀的人,从他身上看到成为英雄的无限可能?站在观众席上,光是为他呐喊,光是听到那些职业英雄对他的肯定,就全是与有荣焉。你敢肯定,就是考进雄英的时候,全班人也不会有那样发自内心激动的时刻。
所以,当这闪闪发光的少年突然成为你的所有物时,不免让人有种被星星砸中的感觉。
似乎感觉到你的目光,他回过头来,你来不及收回的视线就直直地撞进他紫色的眼睛。看到你发愣的样子,他冲着这边微微笑了笑,引来你身边的同学不含恶意的揶揄。而你捂着发烫的脸,攥着笔低下头去。
不知怎么的想起刚在一起的时候的事。
——“喂,xx酱。”有些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嗯?”本来已经和他道过别,朝回家的方向快步走去的你转过头。
糟糕。身体失去控制了。
等你重新拿回掌控权,却发现他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和你保持着几步远的距离,皱着眉头:“你怎么一点警惕性都没有。”
你尴尬地笑。
他突然也咧开了嘴:“跟你开玩笑呢,明天见。”
还未惊讶于他会用自己的[个性]开玩笑,你已经被他不经意间显露的温柔晃了眼睛,红着脸挥手转身迈开脚步,装着一点莫名其妙的小小欣喜,你朝该坐的地铁线走去。
“呐,xx酱。”低沉但温和的声线又一次传到你的耳朵里。
“嗯?”你带着疑惑回过头。
哎呀。一模一样的招数,又一次……
这次你的意识再次清晰时,心操人使已经走到了你的眼前,右手习惯性地放在颈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就不长记性?和我说话都不知道设防?没有一点警觉的话,是没办法成为英雄的啊。”
也许是意识刚刚清醒,你无比顺畅地将内心的想法表达了出来:“我哪有不长记性!就是因为是心操君我才完全信任的啊!你倒好,明明知道我那么喜欢你,还拿这个诈我……”
后面的话在看到眼前人的表情后没了声音。
心操人使罕见地愣在原地,保持着右手扶着脖子的姿势,微微张着嘴,颇像中了自己个性的样子。不知道是“信任”还是“喜欢”引起了他的这种反应,干脆无视身边人的目光扑进他的怀里,满意地感觉到攀升的体温和渐渐加快的心跳,你沉溺在少年干燥温热的怀抱里。
我根本不想成为英雄,你知不知道。你在心里默念,站在你身后,看你不断向前,就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多年以后,你窝在心控英雄仍然温暖干燥的怀抱里,向他提起当年的少女心思,不出意料地换来一声颇具特色的嗤笑。他躺在沙发上,右手撑在颈后,来来回回摩擦,这是许多年的小习惯。
正当你几乎要在这温暖中睡过去时,突然感到身下人胸腔的震动:“你不知道你当年有多迷人,就像星星一样落进我怀里。”
你的突然大笑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学生时代初夏的晨光重新倾泻进你的心里,勾起所有细枝末节的回忆,密密麻麻,让人幸福得快要窒息。
细细地捧起他的脸端详,可惜为了让对手忍不住和他说话,这些年他已经没有了容易脸红的毛病,反而越发得寸进尺地厚脸皮起来。你亲了亲他的侧脸,不出意料得到一个回吻。
就像忧郁的宇航员在太空里游荡,轨道里全是漂流的暗物质,可是有一天,一颗星星落进驾驶舱里,燃烧掉你过去筑起的所有墙壁。
你觉得你们是天壤之别,可是此刻他真真实实在你怀里。
所以连带着着陆也变得格外温柔,像被大地捧在手心。

-----------------------------------
心操出场好少,性格好难把握啊……感觉自己多数都在写本人的十八层大滤镜2333大家请将就吧_(:з」∠)_

“希望自己喜欢的角色都能幸福。”
连自己都觉得这个愿望许得太大了。就算是在文字里……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啊。